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八章

仅愿致予你们所有的温柔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年龄操作有,昊哥比翔翔大四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八章


直到孙翔祭奠完,从将军府上出来,他和唐昊都没有说上一句话。


他看了看天色,见到时间尚早,于是打发了自己的小厮回府,一个人在热闹的长安街上溜达。


身边途径的游人三五成群,唯独他一人形单影只,身畔越热闹,他便越觉得孤单,脚步也越发沉重。


街道两侧小贩落力地叫卖着,却没有一声能够入他耳,脑海里不断地想着的却是唐昊方才的模样。他似乎瘦了些,眼下两抹青黑,像是没睡好。


孙翔摸了摸自己的脸,然后抿起了唇,这时却有软绵绵的一团东西扔向他。


他下意识接住,拿到手里才发现一条粉红色的锦帕。


“小相公——”


孙翔循声看过去,就见路边卖货郎身旁站着几个打扮妖娆的女子,都是笑眯眯地看着他。其中一个向他招手,又盈盈福了福身,巧笑倩兮地道:“劳烦你则个,把手帕还给奴家好吗。”


那声音丝缎似的软,春风似的暖,柔得能拧出水,黄鹂似的婉转,让人骨头都酥了。


原来是几个出来玩的青楼女子,见他一副好模样,穿着也不凡,于是嘻嘻笑着扔了绢子到他怀里。


孙翔却长眉一拧,凌厉地盯了她一眼。到底是在皇室长大的,身上气势吓得人家姑娘花容失色。这样他还嫌不够,把那香帕揉成一团,狠狠扔到地上才大步离去。离开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还在那帕子上踩了一脚。


将军府。


“怎样了?”


“在长安街上走了两圈就回府了。”


唐昊执笔的手顿了一顿,一滴墨点“啪嗒”一声落到了宣纸上,开出一朵擦不掉的黑色的花,几个字顿时看不清了。


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他眉目间看不出喜怒,放下笔后扯了那张纸,揉成一团就随手扔了。


第二天早上,王府又收到了刘皓递上来的请帖。


孙翔看完以后,难得没有像前几天一样一口回绝,而是递了话说会出席,倒是把刘皓的小厮惊了惊。


中午简单用了膳,孙翔困了个午觉,起来后见时间以差不多了,便换了件衣服,去应邀了。


聚会地点定在秦淮河上的一条画舫,孙翔随着人家做东也去过几次。那里较寻常烟花地更为雅致,入夜后会奏起丝竹管弦,桨声灯影中,纤柔的身形轻灵而舞,随着河岸边柔软的芦苇草在熏人的暖风里一同摇曳,听那些年轻貌美的歌姬抚琴低低哑哑、含羞带怯地唱着闺怨,便觉得脂粉香艳,却又不落俗套。


孙翔对此也算是熟悉了,压着点到的,刘皓早就等在船头,亲自把他迎了进去。


他不等刘皓跟上便径自进了船舱,一股醉人的酒香伴随着暖风顿时扑面而来。他赞了一声“好酒”,随手甩了一锭碎银子给引他进来的侍女,侍女顿时喜笑颜开,给他打了个千儿,道了句“万福”。


孙翔颇不耐烦地挥挥手让她退下,看了一眼在座的,轻嗤了一声,“你们来的倒齐。”


“还不是世子你赏脸肯来,我们才借了你的东风,要不然皓哥哪会请我们几个小人物。”王泽嬉皮笑脸地打了个哈哈。


紧跟着进来的刘皓顿时笑着啐了一口,“就你话多!”


见孙翔解了轻裘的系带,他忙不迭地接过手,才转交给下人。


孙翔见在座的都是熟人,王泽、张家兴、方锋然竟都来了,忍不住奇道:“刘皓你包场了?”


得到肯定的答复,孙翔哂笑,“你倒大手笔。”


刘皓笑了笑,又连连招呼到:“喝酒,喝酒!今晚我们不醉不归!”


孙翔闻言却恹恹的,只是象征性地举起酒杯,抿了抿杯沿,反正也没有人敢劝他酒。


舱顶开了天窗,深夏微冷的月光倾泻而下,中和了如豆红烛让人觉得有些烧的暖光。这时,几个美人盈盈笑着走进来,步子如猫般轻灵,每一个都美丽出尘,眼波如粼粼的水光,轻轻荡过去便是一种风情;纤腰似柔软的杨柳枝,袅袅婷婷暗香盈袖。


众人心照不宣地笑着各自揽了一个入怀,姑娘们咯咯笑着轻叱了几句,却又红着双颊靠过去。


孙翔却有些提不起精神,眼睛片刻都没有往他们身上飘,只是半靠着椅背,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,却仅仅凑到鼻子下轻嗅那诱人的芳馥。


刘皓使了个眼色,其中最美丽的那个便走到孙翔身边。她抚了抚鬓角,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,毫不见生地偎进孙翔怀里,芊芊素手从琉璃盘里摘了水果剥了皮,含在嘴里想要哺喂孙翔,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胸膛,在他胸前挑逗地划着圈。


举手间,她宽大的袖袍似乎是不经意地滑落至肘弯,露出的一截皓腕莹白如玉,看起来比那上好的羊脂玉还润滑,伴着低低的笑声让人心神荡漾。


孙翔神色却骤然一冷,猛地拂袖拨开那女子,“不用你服侍!”


女子脸色忽青忽白,眼眶中立刻蒙上一层薄泪,看起来越发楚楚动人。刘皓见状在心里暗叹了一声,坐起身把那女子搂进怀里。


孙翔没有任何表态,往日多么怜香惜玉的一个人像是突然转了性子,对美人羞恼的泪眼充耳不闻,只是拿着茶杯自饮自酌。


刘皓拍了拍怀里女子的香肩,又柔声安慰了几句,然后瞟了一眼孙翔。看他那模样,他的眼睛里划过一抹精光,在心下暗自盘算。


在座的几人面面相觑,都不敢开口说话。过了好一阵气氛才渐渐回暖,谈笑时又渐渐大了起来,再度开始推杯换盏。


酒过三巡,见众人都有些醺了,刘皓脸上带着笑站起来,“今天晚上我还给各位安排了一点小乐子。”


这话虽是对着所有人说的,但他一双眼睛却盯着孙翔。见孙翔没什么反应,他心下一阵失望,却强打起笑脸,拍了拍手。


舱内几人心里生了一点兴趣,支起身子看过去。


只听见极轻的脚步声,舱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一青衣女子怀抱古琴,低垂着头走进。灯火似乎突然暗了下去,她又垂着头,看不清脸上的神色,却让人心生好奇。


她微微福身行礼,然后跪坐于一开始就放置在舱内的桌案前,动作间,簪在微蓬的云鬓里的步摇却没有丝毫晃动,礼仪规矩挑不出一丁点错。她一直低着头,也没有开口说话,有些淡漠,却并不冰冷,像是和这个世界拉出了无比远的距离,却又和红尘牵扯不休。


这是一个浑身笼罩在轻烟中的女子,身上似乎裹着清愁,如泠风般让人心神一凛。


孙翔终于抬起头看过去。


女子摆了一个非常标准的起手礼,然后轻轻弹奏起来。


曲声淙淙,如山间清泉,到了某一个位时又有轻轻的人声加入。那是一抹很轻很薄的声音,带着一丝哽咽,带着一缕悲伤,缥缈得像是随时都会消失,空灵如幽谷,又如落在掌心的月光,握紧便是黑暗。


一曲终了,女子终于抬起头,浅笑着行礼,让他们看清她的脸。


那一瞬间,所有人都只想到那句话——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
孙翔开口了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扶依,柳扶依。”


“好名字。”他站了起来,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,“过来。”说着便要带她出去。


他拉得太急,柳扶依差点被绊了一跤,不由有些揣揣,下意识看向刘皓。


刘皓带着三分笑意在她身后说:“世子肯赏脸是你的荣幸。”


孙翔闻言却看了他一眼,有些尖锐地盯着他身边的女子,“她跟着你也是她的荣幸,你为什么偏忘不了那个姓叶的?”


这话说得极戳心,刘皓脸色一变,孙翔却已然拉着柳扶依走了,留下几个心下不安的对着刘皓赔着笑脸。


夜晚的秦淮河越发迷人了,丝竹声伴随着男女的调笑声遥遥传来。刘皓转过头,从窗户望出去,河面上沉浮着数条画舫,点点暖色的灯火染亮了一片河面,随着河水的起伏而不断跳跃着,如梦如幻。




未完待续.


2016.10.19


好想哭,以为自己两章内能写完的,现在大概要爆到4w了【抹脸/】


PS.前章有较大改动,建议重新看一次。


爱你们。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