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獒龙】问花(将军太子AU一发完)

寒次郎:

祝 @Nao-ナオ  生日快乐,想带你看尽世上所有的花。


    1.


张继科是护国将军的独子。


因与太子年纪相仿,少时聪颖,被召入宫为太子伴读。


那是张继科第一次见到马龙,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但他轻易的跪倒在了这个和他年岁无差的少年面前。


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
马龙蹙起了好看的眉头,有些不解。


张继科双手抱拳在胸前,希望这样能足够表达他的忠诚。


“父帅说您是未来天下的主人,让臣用性命去保护您。”


“哦。”


马龙应了一声,把张继科虚扶起,他发现这个男孩看上去很健康,跪着的时候看不出来,现在一站起来个头比自己都高,笔挺笔挺的。


他煞有介事的问:“那你以后,什么都听我的吗?”


张继科说是。


看到马龙的第一眼,真龙天子这个词在他脑海里有了具体的形象,姿态丰仪似玉树兰芝,雍容不在服饰而在心间,马龙的心间。


郎朗明月突然笑了。


他小声用询问的语气,发出了他们之间第一个命令:


“那你可以陪我放风筝吗?”


 


2.


天启三年,太子十七岁,受命出使晋国,太子中舍人张继科伴驾。


时逢四月春风至,国都城内城外开满了牡丹花。


雍容华贵,乃是花中王者。


张继科却不满意了。


“我听说晋水河畔的桃花开的最漂亮的。”


“那你来晚了,桃花三月开的。”


马龙认真的解释着,张继科瞧着他的侧脸,想起诗文里说桃花神酡颜如醉,而肤白似玉,着水仿佛桃花含露。


就该开桃花。


张继科在内心小声反驳着。


“而且你记错了,你听说的应该是楚水河畔。”


是吗?


马龙用肯定的眼神回答了他。


好吧。


张继科耸耸肩。


“这次出使晋国,签订了停战协议,只愿两国罢战以后百姓能休养生息……”


马龙说着说着眉头凝重了起来,张继科的手落到了他的眉间。


马龙一愣,张继科的手也顿住了。


心一横,张继科继续着动作,抚平了马龙的眉头,然后干净利落的跪在马龙面前:“臣失礼。”


马龙摸了摸自己的眉。


他蹲下来,张继科抬头,两人平视,马龙笑了:“继科儿,这只有我们两个人。”


说着捏上了张继科脸:“不要老板着一张脸。”


浑身上下的感知都集中到了脸上,马龙接下来说了什么,听在张继科耳朵里都像隔了层纱。


马龙说,明年三月的时候,我们去楚国看桃花。


 


3.


楚国乃是花都,楚人又迷信巫蛊。


每年三月桃花开的时候,都会在楚水河畔祭祀花神。


相传桃花是息夫人之魂所化,会保佑世上所有忠贞男女,故而河畔常有互赠桃枝定情之举。


张继科有样学样,折了一支花递给了马龙。


马龙随手接过了。


这并不能代表什么,张继科知道。


花枝娇艳美丽。


“谢谢你的花。”


马龙拿着花枝得意的招摇,就算他知道这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看,逛累了就坐在河边,像寻常人家的少年。
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这花开时灿烂,只可惜花期不长。”张继科说着竟觉得气愤,仿佛恨铁不成钢。


马龙乐了:“世间万物,皆有寿数。人间至美之物,不过一瞬之间,哪得亘古不变的?”


“那便先不提永恒,十年,我与太子相约十年可好?”


张继科心念一动,提议道:“我与太子将各自愿望写于纸上,再埋入这桃花树下,待十年之后取出,看今日之愿是否达成?”


马龙似是对此感到无奈,摇头笑笑,却仍是叫人取来了纸笔。


张继科先提起笔,马龙一时玩心起,有意窥看,却被张继科遮的严严实实,无奈只得放弃。


“看来本宫要想知道继科儿的愿望,只有等到十年后了。”


“哈哈放弃吧,不会让太子你看到的。”


张继科说着,将笔递给马龙。


马龙表情微妙的瞟了张继科一眼,张继科自觉地转过身去,马龙又是摇头,沉吟片刻挥笔写下:“愿天佑我国,万世永昌,齐宴太平!”


二人将两张纸折叠,放入桃木盒中密封,埋入楚水河畔最大的那棵桃树下。


 


4.


天启五年,张继科在与楚国之战中立下大功,成为陈国百年来最年轻的的将军。


班师回朝的时候,马龙站在父皇的身后,迎接那个人。


后者一席红衣,不带重铠,只着一件银灰色软甲,蹬一骑火麒麟,脸上早脱了少年的稚气,只留下意气风发。


后来马龙总结出当时的心情。


很骄傲,又有些矛盾。


他问张继科:“为什么要打仗,楚国那么美。”


楚国的百姓也和善,楚国的花也好看。


他记得张继科当时对他说,止戈为武,此生惟愿善良的百姓和灿烂的繁花都开在陈国的门庭。


马龙不确定他想要那么多,但是他无法抗拒张继科脸上飞扬的恣意。


 


5.


后值北狄入侵,二十一岁的太子受命领兵拒敌,任前将军张继科为先锋。


马龙的眉毛一直跳。


“朔北凶险,继科儿此去,务必谨慎珍重。”


“太子放心,臣此役,定攻下朔北关,助太子平定朔方!”


三军擂鼓,少年跨鞍上马,长剑在握。


那时张继科笑着转身,留给马龙一个英姿潇洒的背影;那时马龙站在点将台,目送张继科出征……那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料到,这一刻,便是永别。


陈国首战便击退敌军。


张继科带领五千精骑追击,不料深入敌腹,误中埋伏,无奈张继科只得带兵固守险隘之处。张继科令人传讯于太子,求太子切勿出兵援救,据守等待战机。


马龙相信张继科,无论在什么时候。


翌日,张继科率领五千精锐,与敌方拼死血战,灭杀北狄三万大军,攻下了在北狄包围中的朔北城。


张继科领残兵据守。


七日后援军到了,马龙领兵突围,兵临城下却见漫城烟火。


马龙勒马于城外。


大火燃在他的眼底化为愤怒的情绪,然后逐渐焦急,茫然,最后到绝望的悲恸。


绝望在硝烟中颤抖,马龙听见自己灵魂在呼喊。


——“继科儿。”


 


6.


此战陈国太子带兵冲在最前,全歼敌军,大捷。


战后,太子命人扑灭城中之火,清理战场。城中将士的尸骸被大火烧成了焦炭,已是面目全非,太子站立于城中,三日不眠不休,几乎看遍了每一具被翻出的尸体,却也辨认不出哪一具才是张继科的尸首。


这场战争持续了一年有余,最终北狄败走塞外,割让朔方九郡,并臣服于陈,年年进贡,岁岁来朝。


 


7.


新年雨后,玘哥用青梅酿了新酒。


是地下挖出来的陈酿,启坛的时候酒香四溢,羡煞旁人。佐以雨后青梅,陈封入瓮,复有数十日便可再启,届时应是闻香先醉,可不叫人期待。


阿闹盯上玘哥的酒好久了,没几日便要到埋酒的树下看上一看,有几次甚至耐不住想挖出来解馋,都被玘哥挡了回去。


虽然嫁了人,阿闹的性子也没能收敛一点,想来除了你,再没别人管得住她了。


一来二去后更是直接被拒之门外,非人命关天不得入内。


阿闹在门外转了两圈,里外瞅着,嚷嚷着久馋不得解,可不就是要命的事!


若是换了继科儿……


若是继科儿在此,这酒再初次启封之时便已作了空坛!


依照继科儿的性子,怕是难得耐性酿出这酒。


孤想起小时候。


那时杏花疏影惹人流连。


继科儿和孤看着宫人酿酒,便想着依样画葫芦来这么一遭。可惜才入地没几日,便在太傅的怂恿下开坛看看。尝着无味,又重埋地下。如此反复,终是有天把这酒硬生生酿出了醋味。


孤前几日拿此事说与玘哥,亦惹得玘哥捧腹。


听玘哥说,青梅酿酒不出十日便可开坛,届时请诸君共饮,也要再揶揄一番阿闹。


诸君共饮……


整个陈国都是人,再也找不到你。


梅子熟时,新酒醉人,举杯时却不知与谁对饮。


想你。


 


8.


又一年三月,马龙一个人快马加鞭赶到了楚都,只一眼便认出了那棵桃树。


桃花没心没肺的依旧盛开。


桃花树下人群熙攘,笑语喧嚣,衬着桃花纷飞,更是热闹如潮。


马龙凝视着落英,一时出神。


他用双手拨开泥土,寻觅了好久,才翻出了当年埋下的桃木盒子,有些颤抖的打开,两张纸已经陈旧不堪。


呆呆坐了许久。


他小心的打开了两张纸,张继科那张狂的字迹跃然眼底。


阅罢。


马龙突然笑了,朗声大笑,肆意疏狂,恍若无人。这一笑与那个总是鲜衣怒马的少年竟有片刻重合。


一阵风起,吹过了良人衣袂,吹落了一树桃花,吹走了疏狂笑声,吹飞了陈旧卷章。


想那日束发从军,想那日霜角辕门。想那日挟剑惊风,想那日横槊凌云。


时光仿佛倒回了少年提笔的那一刻。


张继科戏谑着转过身,然后眼神坚定的豪迈落笔,写下少年壮志:“青山处处埋忠骨,不必马革裹尸还。”


 


9.


尽日问花花无语,为谁零落为谁开。


 


10.


又五年,太子登基,改国号永昌。


陈武王龙在位二十年,陈国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史称永昌之治。



评论

热度(363)

  1. 猫城Nao-ナ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