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双鬼】那么爱你为什么(END)

喜中五百万:

  李轩X吴羽策  标题是某人钦定的,不是胡来的!


  两句话喻黄。




  一,


  


  人最舒服的时候是什么?是躺着睡觉。


  更舒服呢?是在外面暴雨天的时候在家躺着睡觉。


  还有更舒服的么?是在外面暴雨天的时候抱着喜欢的人睡觉。


  终极版呢?是在外面暴雨天的时候刚做完一场淋漓的爱抱着喜欢的人睡觉。


  


  李轩,一个幸运值满的男人,正在体会终极版的舒服。吴羽策从浴室里走出来,眼睛也不瞟他一下,穿着墨绿色的浴衣靠在床一侧,翻着kindle看着,床头灯在他的侧脸上形成温暖的感觉,有那么点小斋翻书淡淡风,高楼悬灯溶溶月的诗意。李轩看了一会儿心情挺不错,哼起了小调:“有太多男女就像你就像我,年纪轻轻就开始拍拖,纯纯的爱或者天雷地火~”


  语调里好生不得意,听了就想冲他的脸上打一下。


  


  吴羽策随意接道,不知道有几分真情实意:“白白惹人讨厌让人嫌你啰嗦,恨不得没跟你认识过。”


  


  “这歌不好,切了!”李轩恨恨道,“下面切到《狼的诱惑》,娘子~”


  


  吴羽策自然不会接一句啊哈,只是随意翻了一页书。


  


  李轩凑过头:“在看什么?”


  


  “《杀意》”


  


  李轩瑟瑟发抖:“换一本吧。”


  


  吴羽策翻了一下目录:"《潜在的杀意》?《谋杀情人的画家》?”


  


  李轩苦巴巴的说:“不就是刚刚姿势用的比较,呃,新颖么?这就要想着杀我了。”


  


  这次轮到吴羽策疑惑了,反应过来后怒目而视:“你说什么呢,这是松本清张的作品合集,睡觉。”被子往头一罩,直接甩李轩一个后背,恨不得学岳飞在上面刺两个大字——冷漠!


  


  李轩抱住他,呵呵笑了笑:“虽然那首歌歌词不怎么样,但是歌名不错,那么爱你为什么。说出了我的心声。”


  


  吴羽策到底还是没打败好奇心,略微偏过一个角度撇着他:“为什么。”


  


  “因为你长得好看啊!哎哟,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是青训营里,就被迷住了,这么好看的人我必须搞到手啊。”李轩回味了当年的场面,一拍大腿。


  


  “·······”吴羽策一个手肘往他肚子上顶去,坚决的侧过身,决定在冷漠两字后要再加一个词:去死!


  


  


  


  二,


  第四赛季时,虚空也开始青训营召集人马了,老板特地去蓝雨俱乐部出差取经了半个月,什么网络运营,线下策划,项目负责人都是招聘了专人,然后乐滋滋的给李轩说:“不是我吹,光营养师我都招聘了五个。”


  


 “哦,这就已经看得出来学到蓝雨的精髓了。”李轩说,“对了,我方便去青训营看看么,我还不知道这是个怎么样的程序呢。”


     李轩是选拔赛出身,对青训的了解基本是靠黄少天给他胡编乱扯,上次黄少天给他说青训青训就是青涩的教训,这个说法和秋波是秋天的菠菜一个体系的,他连连点头,扭头就问喻文州,黄少天的青涩的教训是什么啊,你展开讲一下吧。


  


     喻文州只笑不说话,装大尾巴狼。


  


  老板点点头:“应该的,你后面有空还可以测试一下和你的配合度。毕竟以后是以你为队长建立体系。”


    其实自己要当队长这个事一开始整个虚空都清楚,但是李轩还是装模作样的问:“这么早就这么说了,会不会给别人一种钦定的感觉呢?”


    虚空老板没好气的踹了他一下:“是啊,你一个泥腿子出身怎么就当队长了,干脆你去当守队服的吧。”


  李轩灵活躲开:“别啊,既然是围绕我建设,那还要什么青训,我建议招四个漂亮萝莉,一个给我打比赛的时候捏肩膀,一个给我捶腿,还有一个负责倒水,还有一个什么都不做穿个女仆装兔耳朵给我养眼睛。”


 “滚下去。”老板无力的挥挥手,是见识到了宅男的猥琐是无下限的。


  


  李轩去青训营招新的大厅看了一眼:“挺好的哈?”


  工作人员纷纷给他打招呼:“哟轩总,轩总来坐。”这么叫其实只是为了好玩,战队队员的地位本来就要高一些,何况李轩还是钦定队长。


  


  “好什么啊,线下报名的简直不提了,逃课儿童收留集中地似的。也不知道赵总怎么想的。”赵总就是他们老板,本来青训营招人都有专门的探子,这位非要搞个公开招聘,要多线作战,不可错过一个,这电竞选手又不是单位招前台,简直胡来。


  当时网络竞技虽然发展已经趋于成熟,但是能把它当做正儿八经一回事的人却不多,李轩不以为意笑了笑:“这才第一天嘛。不是还有人在游戏里普遍撒网么。”


  


  说话这会儿又来了一个,一看长相,眨眨眼:“大哥替儿子来看看?”


  


  胡子拉碴的中年壮汉嘿嘿一笑:“没,我就长得老面儿了点,其实我才19。我是个玩牧师的。”


  


  李轩耸肩:“挺好,这个奶有安全感。”


  


  工作人员擦擦汗:“好好好,游戏有什么成绩么?手速如何。”


  


  “荣耀第一次线下比赛华东区差点进前三。”


  


  工作人员面露惊喜,心想难得来个不错的,李轩冷不丁的发问:“差点是多少,多少名。”


  


  “254名。”


  


  李轩敲敲桌子:“我记得总共也才参加500个人。第一名那个去了轮回,不错,欢迎你加入踏破虚空。”


  这算是拒绝了。


  


  


     下一个更不得了,进来个眼线画到太阳穴的姑娘,环视一圈看到坐在中间的李轩,甜甜一笑:“老师好。”


     大家笑了:“你手速多少,有测试证书么。”


     姑娘懵懂:“证书?我国标舞有证书。”


  工作人员耐心道:“和网络有关的呢?”


  姑娘挺挺胸脯:“我计算机二级。”想了想补充,“省内。”


  大家:“·······”


  姑娘看气氛不对,灿烂一笑,把风衣一脱,露出白生生的一截腰,做了一个手势,对李轩抛了个媚眼:“我来给各位评委表演个孔雀舞吧。”


  大家:“······”


  李轩差点喷出一口橙汁,拦住旁边欲阻止的人,笑了:“这个有点意思哈。留下看看嘛。”一曲舞毕,李轩率先鼓掌。


 “可以,虚空宣传活动部门需要你!”


  


  这么一会儿过去,工作人员已经愁眉苦脸了,对李轩抱怨:“轩总你看看这都什么人来啊。你给赵总说说,算了吧。”


  李轩打着哈哈:“就当放松娱乐啊,谁还真的以为这么报名能招来什么人啊。我先走了。”


  


  他这边刚把门推开,就进来一个少年,戴着黑框眼镜,留着长到脖颈处的头发。李轩礼貌的把门推着等他走进房间,回头冲着坐着的人眨眼睛,动着嘴型:“这个多半可以加入开发部门。”


  


  


  三,


  第一天的新鲜劲过去了之后李轩就没有再去看过了,直到差不多半个月之后公关部门的叫他去见见第一期的青训营选手,他才背着个手装成一个机关领导的样子笑嘻嘻跑去看。


  


  “大家好。我是李轩。”


  


  坐着的小选手立马拍手喝彩,李轩是谁啊,挑战赛打到职业联赛的第一人,简直是万千想进入电竞界的人的梦中情··不对,梦中偶像。当时李轩乐的不得了,感觉自己非常的纨绔啊,眼神一扫,正好和角落的人对上。


  


  他看到李轩就像看到了猎物一样,明亮了起来,他坐的位置比较偏,要看到门口就必须扭着身子,李轩看了一眼就没忍住从上往下看吗,俊秀的五官和偏长的头发,发梢有几缕扫着锁骨,让人心里发痒,再往下正好看到凹陷下去的颈窝,以及狭窄的腰线,不瘦弱但是却很柔韧,让人看了就想去比量一下。


  


  李轩当时看了就“嘶”的吸了一口气,内心比较震撼,思想比较冲动,行为也比较想胡来。


  


  公关部开着玩笑:“轩总怎么了?我们这批未来的花朵还有你初恋情人?”


  


  “不是初恋,但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初恋无数啊。”李轩感慨着,然后拉着他质问,“你是不是开后门了?谁长得好看就招谁?”


  


  公关部也怒了:“我们是这样的人么?这就是你走后那个,人取了个平光眼镜而已,收好看的那我们怎么没把那个跳孔雀舞的留下来。”


  


  李轩嫌弃状:“跳舞的那个哪有他长得好。不说别的,光是腰就差远了。”随后他走出去很是温和的问,“你叫什么名字,玩什么职业啊。”笑容非常纯良,很有几分喻文州开记者会时的精髓。


  


  对方站起来,和他握手,目光交汇:“吴羽策,玩鬼剑。”


  


 “好名字啊,我叫你阿策好么。我素台湾人,我们都这么叫人。”李轩连连点头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玩鬼剑?”


  


  吴羽策点头,抽回手,第一下没抽回来,第二下使劲还被握得更紧了一点,他疑惑的偏着头看李轩,眼神水汪汪的,李轩连忙松开,一拍脑门:“你看我这手,摩擦力颇大。”


  


  公关部的遮住脸,小声说:“轩总,这样实在太难看了啊。”然后介绍,“这个羽策啊,玩鬼剑特别有天赋,要不你们俩对战一把?”周围的人都喝彩,就连吴羽策也严肃的说了一句请多指教。


  


  一局之后,以李轩获胜为终。之后李轩再看吴羽策的眼神里有了更多的意思,微微一笑甩开鼠标站起来,说:“加油。”


  


  负责人摸不着头脑,给大家随便说了几句就出去了,看到李轩靠着外面墙壁上抽烟,喃喃说:“我今次要动真格了。”然后想到什么,脸色大变:“我忘了问他联系方式了,你去把我的微信二维码打印下来贴在训练营墙壁上。”


  


  


  四、


  李轩的动真格其实就是每天吃完晚饭跑去给吴羽策喂招,陪他加练。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了,本来战队的人事情就多,一周大半时间都在外地。加了微信之后,聊天记录永远都是。


  “加练么?”


  “几点?”


  


  几个月下来,倒是李轩的操作进步神速,吴羽策更是在训练营一枝独秀,高层一讨论,他下半年就注册出道了,作为李轩的替补出场过几次。


  


  至于别的进度一点也没有,可把李轩急坏了,李轩去蓝雨的时候捏着黄少天袖子不放要求讨论。


  


  黄少天:“你就不会整点浪漫的情调么。”


  


  李轩:“不会。”


  


 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,没见过第二天要打比赛,前天晚上对手还在自己房间里唠嗑的:“浪漫,比如说,你在训练营门口等着他出来,手捧一束鲜花,或者手把手的教他啊。青训营的都面嫩脸皮薄,你和队长和经理,老板关系搞熟一点,吃几口豆腐他们告都没地方告去!这就是恶霸,这就是一手遮天!”他越说越兴奋,手舞足蹈得大有经验之谈过来人的感觉。


  


  李轩心想,怪不得你以前有过青涩的教训呢。


  


  他这边正聊着,那边吴羽策也在和李迅聊天,李迅瞪大了眼睛:“你想要求转会?”


  


  吴羽策皱眉,摇摇头:“一个战队不可能在同时期两个同职业方向的角色,你能够想象微草有两个三赛季的魔道,蓝雨有两个四赛季出道的剑客的样子么。”


  


  李迅不赞同:“两个怎么了,武当还七个剑客呢!要不怎么出真武七截阵呢。”


  


  吴羽策没好气的锤了他一下:“我只是不想浪费我的职业生涯。”


  


  李迅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,李轩···”


  


  吴羽策别过头看窗外:“我和他又没什么。”


  


  李迅内心嘘声四起,还没什么,没什么天天一起吃饭,葱烧海参,你吃海参李轩吃葱,早上的卤鸡蛋你利落的把蛋白吃了蛋黄给李轩,还把牛奶都喝了,弄得李轩发布会打了一整场的嗝。


  所以李迅很有义气的,一回自己房间,就给李轩发了微信:“什么时候回来啊。”


  “后天中午吧,准备给羽策买个新耳机。哈哈,你说这个猫耳耳机怎么样。”


  李迅赶紧汇报,完了说:“别猫耳了,我觉得你初恋要完了,可能要直接新不了情。”


  


  当时机票已经订不到了,李轩直接坐最早的动车回去,一进虚空大门大家都把他团团围住——虽然进度不快,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他对吴羽策的意思。


  


  这个说:“别急别急,我们已经在电梯门口放了故障维修的标识,老板办公室在6楼,要爬一会儿。”


  那个说:“中午我特地做了黄豆烧肉,可能走到中途要拉肚子。”


  还有好心人:“要不我等兄弟去组成人墙,堵在门口,必须喝十斤白酒,不喝不让走。”


  “要我说,轩总就不能要脸,宿舍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看吴羽策怎么办。”


  ···


  李轩现在看谁都不顺眼,逮谁咬谁,恶狠狠地说:“你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居心叵测把人家招来打鬼剑。”


  


  工作人员都围着劝他:“这多好啊,培养他当阵鬼,以后就接你的班,这在古时候就叫世袭罔替,享受异姓王待遇。”


  


  李轩没好气的说:“我第四赛季出道,他第五赛季,就差一年,你见过有这样的世袭罔替么?你们是不是盼着我早死。”


  


  “···我们倒是不盼,可能吴羽策盼着你早死。”


  


  李轩当时脸都绿了:“他要走了,岂不是我连世袭罔替都没了?这是要我绝后啊!”


  


  经理想拉他没拉住,站在原地嘟囔:“说的好像吴羽策和你好上了你就不绝后一样。”


  


  其实经过这么一闹腾,李轩也冷静下来了,他抿住嘴唇:“走吧,这样他也打不出来。”


  


  李迅心想吴羽策也是这么说的。


  “最好的爱是手放开,我就放一把吧。”李轩呆呆的看着窗外,大家合掌,你能这么想就对啦!


  等他们走到办公室,蹲在门缝看的时候,好像事情已经谈完了,办公室一片安静,只看得到吴羽策身板挺直坐在办公桌面前,他毕竟年龄小,越紧张就坐着越直,跟学生进办公室似得,李轩蹲在地上一瞅就心疼极了,对经理说:“他刚出道,成绩打的又不突出,这时候转会能有什么好前途啊,要不留下来,我给他接班吧。”


  


  经理:“······大哥,你第四赛季,他第五赛季,你见过有这么接班的么?不是说好的最好的爱是手放开么。”


    李轩一回头:“可是我松不开,我这手摩擦力颇大啊。”


  


  吴羽策推门出来,就看到地下蹲了一片人,仿佛个个都被抓到派出所一样:“你们怎么了。”


  大家不说话,吴羽策只好离的最近的李轩:“你怎么了?”


  李轩一抬头,眼睛都急红了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
  吴羽策一愣,然后笑起来:“我哪儿也不去。”


  “啊?”


  吴羽策也蹲下来,在他面前:“我玩斩鬼。不走了。”


  


  当天晚上,一群人跑出去喝酒,喝的颇晚,虽然职业选手很多不喝酒,但是对于西北人来说,酒精算不了什么,甚至更助兴,这就像碰到打醉拳的一样。


  庆祝的理由有:为吴羽策留下来干一杯。还有为虚空的光明未来喝一杯。


  有的人被李轩收买,有的人不明所以就是凑热闹,把吴羽策这种西北汉子也灌的昏头昏脑,李轩看着吴羽策快醉了,端起自己的格瓦斯:“来,为我李家世袭罔替喝一杯。”


  大家:“干!”


  吴羽策眼皮抬了一下,然后倒下。


  李轩扶起他,放下卡,笑容可掬:“哥几个继续喝,我把他送回去,我买单。”


  吴羽策在床上睡的昏昏沉沉,任凭李轩伸出手指绕着吴羽策的头发玩,慢慢勾起一个笑:“浪漫有什么用,不如直接浪。”


  


  五,


  窗外的暴雨还不停歇。


  “我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你的。”李轩美滋滋说完。


  吴羽策打了个哈欠:“好了好了知道了,把灯关了睡觉吧,累死了。”


  李轩委屈极了:“累的也是我好吧,都说了上完床要和对方彼此交流温情一下,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。”


  吴羽策敷衍道:“明天再说。”


  “明天我就要去北京集训了,你说说嘛,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。”


  “是不是看我长得帅,春心荡漾。”


  “还是我深夜陪你训练?一颗心被融化?”


  “一见钟情?”


   “······”吴羽策一拍床坐起来,狠狠瞪着他,“你睡不睡,不睡换我上一次你。”


  李轩连忙伸手把灯关了,等吴羽策呼吸变得平缓,然后在黑暗里看了一会儿他,然后起身在吴羽策侧脸上覆下一个吻,像偷到块糖果一样笑了。


    最爱你了。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END



评论

热度(6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