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六章

换花沽酒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年龄操作有,昊哥比翔翔大四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六章


轿子摇摇晃晃往恭王府走,孙翔捞了个靠垫抱着,终于放松下来,紧绷了许久的身体顿时涌起疲倦,方才因为紧张而被忽视的酸痛再次从四肢百骸窜了起来,像蚂蚁般啃咬着关节位。孙翔苦着脸弯下腰捏了捏小腿,僵硬的腰部又传来拉扯的痛感。他顿时不敢再动,尽量小心地直起身,却还是又扯到了腰,忍不住低低地抽了一口冷气,调整了一下身后的软垫的位置,小心翼翼地靠上去,然后闭上眼睛小憩。


轿子似乎是途经了集市,叫卖声隐隐约约地传进来,孙翔却觉得眼皮越发沉重,耳边听得一个大概,却什么都听不清,朦朦胧胧的让他有些恍惚。


睡意翻腾舒卷地随着缠上来,那些久远的破碎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,几乎已经被遗忘的种种又再次清晰明亮起来,只是一幕幕跳跃着,不能连贯也不知所谓。


他看见幼时的自己趴伏在书案上打盹,身量看起来只有六七岁,缩成小小的一团,那肉嘟嘟的脸颊也像是一个团子,粉粉嫩嫩的。背景似乎是在书房里,夫子端着一本论语摇头晃脑地评讲,权当作看不见这一幕,可坐在自己身后的男孩却隐秘地皱了皱眉。


孙翔也忍不住蹙眉,觉得那个男孩的眉眼着实眼熟,可还没细究,画面却一转,背景改为御花园里。


阳光正好,树丛的顶端被染成了淡金色,一派鸟语花香的和谐模样。可正发生的那一幕却不那么和谐。


他看见三皇子和刚才那个男孩,而自己站在三皇子面前,高高昂着下巴,满脸的轻视,男孩却与三皇子并肩,冷淡地看着自己。


那种冷淡是刻意摆出来的,只对着他一个人。


孙翔心里骤然泛起波澜,他最讨厌别人这样看着他——那种不屑的、鄙夷的、轻蔑的的眼神。


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,被人宠大的,含着怕化了,捧着怕摔了,唯恐有丁点的受伤,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,阿谀奉承,把他往天上捧,就怕惹他不开心。但他自己深知不是这么一回事,所这些人敬他怕他全因为他的显赫家室,而不是因为他本人,这些人转过头就会在暗地里嘲笑他的不学无术,纨绔跋扈。


他从来都不像他表现出来的的那么愚钝,这个年纪的孩子最为纤细敏感,这种眼神就像是一根刺,狠狠地戳进他心窝,痛得他只能用跳脚来掩饰自己的在乎。


“唐昊!你对我有意见就说出来,在背后嘀嘀咕咕算什么男子汉?!”


粉妆玉琢的团子跳起来指着男孩的鼻子大叫。


听见那个名字时,孙翔就已经呆住了,却听唐昊话语依旧淡淡,“哪敢对您有意见。”


“你你你、你放肆!”


团子用力一甩手,宽大的袖袍便挥到唐昊脸上,然后就被唐昊一把拽住手腕挣脱不开,“放手!你个混蛋!”


三皇子无奈地上前一步分开两人,“孙翔你别任性。”


“三皇兄这不关你的事!”


孙翔完全想象不出自己小时候竟然是这样霸道的性子,忍不住凑近了去瞧,下一刻却又是一阵天旋地转,画面骤然改变。


他定睛一看,却见到他和唐昊在池塘边拉拉扯扯。


此时两人都高了些,只是孙翔仍是那副模样,还是那样小小的一团,唐昊却已不能再被称为男孩,而该是少年了。他的眉眼已经长开,浓眉斜挑入鬓,不笑时便显得有些严肃,已能看出日后的影子来。


“唐昊你是不是拿了我的玉佩?你现在还给我我就既往不咎!”


小孙翔叉着腰瞪着眼前的少年。大抵是冬天的缘故,他身上披着雪白的大氅,却衬得他一张脸越发消瘦苍白了,唯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。


唐昊像是被他缠得烦了,声音也忍不住扬高了八度,“要我说多少次,我!没!有!”


“你没有为什么在宴会上溜出来?还不是做贼心虚?!”


团子孙翔丝毫不饶人,上前一大步去拽唐昊的袖子,唐昊却猛然一甩手,那小小软软的一团脚下顿时一滑。


“咔啦——扑通!”


池面不结实的浮冰无法承担他的体重,哗地一下碎成了一片片,孙翔看见幼时的自己伸出手无意识地扑腾,想要抓住什么。


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抓住,无力地跌进了冬天冰冷刺骨的池里。


作为旁观者的孙翔有一瞬间的茫然,下一刻那窒息感却骤然窜起来,似乎有水从口鼻处疯狂地涌进去,他想要咳嗽,却又猛然吸了一大口水,眼前发黑。无法呼吸的绝望充斥着脑海,似乎有无数气泡从他眼前咕嘟咕嘟地浮起来,串成串争先恐后地游向水面,可他自己却像是被人抓住了脚踝用力地往下扯,他用力挣扎想要摆脱,可那缠绕的感觉却如影随形。


这种无力感太熟悉了,孙翔觉得自己一定经历过一次,但记忆里却全无印象。他终于放弃了挣扎,放任让自己在深色的水里沉浮。


似乎有人在耳边尖叫,他却听不清楚,只是一直一直往下沉,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池水。


可这时他的身体却猛的一颤,骤然睁开眼睛大口地喘着气,眼前是青蓝色的轿帘,什么唐昊什么玉佩什么池水都只是一场梦。但那一幕幕太眼熟了,眼熟得就像是他自己设身处地地经历过一样,孙翔捂着额头,触手处却是湿淋淋的一片冷汗,那窒息感似乎还缠绕在他身上,让他半晌都回不过神。


软轿在此时终于停了下来,孙翔却良久都没有动作。又过了片刻,怀瑾在轿子外轻声喊了他一声,孙翔终于醒过神,用力捏了一把自己的胳膊让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掀开帘子走出去。


脚踏实地的那一瞬间,温暖的阳光拥抱住他,明明只是短短的三天功夫,孙翔却忽然觉得恍若隔世,这几天的事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,如浮光掠影般让他不敢相信。他抬起脸不遮不掩地直视着头顶璨金色的圆点,眼睛里掠过一丝茫然。




躺回自家的雕花大床,孙翔仰面看着头顶的房梁,躺了一会又翻了个身趴在床上。他能感受到床上多铺了一床褥子,带着阳光的味道,松松软软的,让他一直紧绷的那根弦松了下来,也让身体的疲累更加明显。可翻了几次身,他却还是睁着眼睛,怎么样都睡不着,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放映着刚才的那一幕。


对于这些事他全无印象,就算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蛛丝马迹,可怔怔看着眼前的虚空,他忽然又想起自己八岁那年的大病。


孙翔自幼多病,三天两头地喝药,小时候太医每天都要给他请平安脉,唯恐他又闹什么幺蛾子出来。据王妃说,那次大病他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年,每天都迷迷糊糊的,醒来后以前的很多事都不记得了,连性子都大变。


他又翻了个身侧躺着,呆呆看着雪白的墙壁,唐昊的身影却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他眼前,一会是他抱着自己的手臂,一会是他灼热的唇舌。


孙翔烦躁地抱着被子扯,可那惹人讨嫌的脸却还是挥之不去。他忍不住往床上愤愤砸了几拳,把自己缩了起来生闷气,用力闭了眼睛想要睡觉,可过了一会竟真的睡着了。


他蹙着的眉头微微松开了,看起来很乖。





未完待续.


2016.9.20


接下来要周更了,大家不要期待太多[抹脸/]

评论

热度(86)

  1. 二次元er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