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五章

换花沽酒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年龄操作有,昊哥比翔翔大四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五章


唐昊醒来的时候已到了第二日,臂弯里缩着一个人,闭着眼睛沉沉睡着,红润的嘴唇微嘟,乌发散落,乖巧温顺的样子和昨日气得他心绞痛的模样大相径庭,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人。


他小心翼翼地抚上孙翔的脸颊,感受着手掌下的温度和柔软的触感,突然间有些茫然。他知道他们回不去了,昨日他对孙翔做了那样的事之后,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。无论他再怎么对孙翔好,就算他能留住他的人,他也留不住他的心,但却并无后悔。


唐昊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,然后起身穿衣。走出去后他就看到门外正在打瞌睡的丫鬟,不由皱了一下眉,冷声吩咐道:“去照顾你们家世子,一会他醒来了给他喂点粥。”


怀瑾握瑜一下子清醒过来,看着表情冷峻的唐昊,喏喏应是,然后进了内室。


唐昊向来不喜欢别人贴身服侍,简单地洗了一把脸,又用柳条枝蘸着盐刷过牙后就走到练武场晨练。虎虎生风地练了一套拳后,在旁边焦急等着的将军府管家终于寻到了一个空,凑上前附耳和他说了一番话,唐昊顿时拧起了眉。




走进前厅时唐昊正好听见妇人的声音。


“这茶不错,以前倒是没喝过,叫什么名字?”


她的声音很好听,却着实淡漠,带着居高临下的不客气,明显是想要找茬,侍女们唯唯诺诺,一句话都不敢答。


“这茶叫银叶玉露,王妃要是喜欢,我送一些去王府上。”唐昊跨过门槛,淡淡笑道。


坐在主位的雍容女子此时才抬起头看向唐昊——先前她一直垂着眉眼——目光中流露出不带掩饰的审视。这着实有些不礼貌了,但对于刚刚把人家儿子这样那样过了的唐昊而说,只能感受到强烈的尴尬和一丝心虚,笑脸都几乎挂不住。


过了半晌恭亲王妃才收回了目光,对唐昊刚才的搭话却没有半点要理会的意思,点点头道:“唐将军实不相瞒,今日我来就是为了接走阿翔,劳烦你把他带出来吧。”


这话直白的让唐昊一惊,身形都僵了僵。


身后跟着的管家额上也忍不住流下一滴冷汗,忙抬起袖子擦了擦,然后极有眼色地挥了挥手让服侍的人都退下,连忙也跟着退了出去,前厅里顿时变得空空荡荡,只剩下唐昊和王妃两人。


唐昊握了握拳,话语有些干涩,“我不明白王妃的意思。”


“字面意思。”王妃说得漫不经心,眼睛都没有往唐昊身上瞟一眼,只是自顾自地低着头翘着小指拿茶盏轻轻拨了拨卷曲的茶叶,然后喝了一口茶。


明明她说的内容和孙翔昨日说的一模一样,可口气却带了不容置疑的强势。唐昊呼吸一滞,抬头看着眼前美艳的妇人,却还是道:“我已与他成亲。”


“是小女与你成亲,”王妃纠正,随意把杯子放在旁边的桌案上,脸上浮起一抹哀色,拿手帕按了按自己的眼角,“可怜我那女儿,也没留个后就这么去了。”


这眼泪说下就下,好像郡主真的去了一样。唐昊看着,心知她在演戏给外人看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作答。沉默了片刻,他忽的跪下,然后重重磕了下去。


王妃一惊,下意识地起身想要去扶,却听他道:“我已与孙翔结金玉之契,望王妃成全。”


王妃无奈,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。”


“有王妃一句话,孙翔定然会听。”


王妃却忍不住笑了,“你难道不知道我儿子是个怎么样的人?他若是肯乖乖听话就好咯。”


唐昊再次默然,却还是固执地不肯起身。王妃看他这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“好罢,你把阿翔带到我面前来,要是你能让他留下,我就同意你俩。”


“要是不能……”


“你不会还想让我帮着你劝我儿子吧?”王妃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,“我女儿这事我们是做的不地道,但现在也算扯平了两清了。说实话你这个女婿我挺满意,要是阿翔愿意留下我也同意,要是他不愿意……那就桥归桥路归路,以后你俩江湖不见。”


唐昊一惊,“可我们已结金玉之契。”


“……”


王妃沉默了良久,然后道:“你不会真以为这玩意算什么吧?有又怎样呢?”她又端起了茶杯,然后轻轻抿了一口,随即面色一冷,“你要是喜欢跪着就跪着,我不会松口的。”


唐昊抿着唇沉默良久,终于从地上起来,“我知道了,请您稍等。”




走到房门口时唐昊忽然顿住了脚步,已经抬起了手却没有推门而入。


今日之事太过蹊跷,王妃来的猝不及防,他知道定然是有人递了消息给王府,但他着实不愿意往孙翔身上去想,潜意识里他不愿意相信孙翔是不愿留在他身边的。


咬牙沉默了良久,他终于推开了房门。


“吱呀”一声轻响,却像是炸雷一般响亮。


他走进内室就看见穿好衣服的孙翔坐在床边,握着双手,低垂着双眼看着地面。怀瑾握瑜恭谨地随侍在一旁,看见他的进入没有丝毫意外,像是等待着他。


孙翔的姿势和两天前他走进来时看到的一模一样,不过此时身下多垫了一个软枕,而那一日是红裙,这一日是蓝衣。


他看着忽然就笑了,心往下直直地沉了下去,道:“我没想着防你,但也没想到你想要离开我。”


“谁他妈想要留在你身边,少自作多情!”孙翔冷笑,扭开头懒得看他。


唐昊耐着性子,道:“孙翔,我们已结金玉之契。”


“那又如何?有了难道就不能活下去了?”


“我愿意为你负责,也想对你好。”


孙翔脸色骤变,猛的站了起来,一把把那个软垫拍到他脸上,指着他的鼻子大叫:“唐昊我跟你说我!不!稀!罕!”


一片真心被人这般糟蹋,唐昊也怒了,忽然上前一步扣住他的腰,两个人一下子就靠得极近。


孙翔瞳孔一缩,眼睛里掠过一抹慌乱,抬起手撑住他的胸膛,“你干什么?!”


他这般防备模样让唐昊心里一痛,低下头便要吻他,想要堵住这张总是吐出让他恼怒的话语的嘴,下一刻却听见清脆的一声,然后脸颊便是一阵火辣痛感。


孙翔扇了一巴掌之后就紧紧闭上眼睛,偏着头死咬着嘴唇,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僵了片刻,然后身上就是一凉。


他忍不住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却看到唐昊往后退了一步,面无表情地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,脸上已经浮起了一个巴掌印。他刚才虽用尽了力气,但到底这几天身体不适,那一巴掌只在唐昊脸上留下了浅浅的几道红痕。


孙翔忍不住盯着那块发红的皮肤看,感觉喉头像是被什么哽住一样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可唐昊看起来却和刚才一点也不一样了,像是全然不在乎似的,先前所展露出的侵略性在一瞬间全部都敛起了,就这样冷冷地看着孙翔,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
这种淡漠的眼神让孙翔心里一紧,胸口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,却咬紧牙,没有表现出分毫来。


“那就这样吧。”唐昊看着他,淡声说:“王妃来接你了,我送你出去。”


终于听到这句等待良久的话,孙翔却忽然不知道该做何感想,胸口处沸腾起来的情感不止有喜悦和轻松,还有些别的什么沉沉的压在他心上,让他倍感沉重,却不愿去细想。


他沉默了半晌后才低头理了理自己的领口,然后借着这个动作瞄了一眼唐昊。可唐昊却盯着地板,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留一丝给他。这让孙翔的心忽然颤了颤,觉得有点难受,却又不知道在难受些什么,不由愤愤放下手,可刚往前走了一步,唐昊的手却伸了过来牵住了他的。


他一惊,刚想抽出手,却听唐昊说:“你还有力气吗?别乱动了。”


他的动作顿时僵住了,低下头看了一眼唐昊修长却有力的手,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唐昊宽厚的背影,轻轻抿起了唇。


唐昊握得并不紧,只要他想就可以随时抽离,但不知为何他却没有动作,由着唐昊牵着大步往前走。


他的步伐很大很急,孙翔几乎要小跑着才跟得上,刚出了院子就觉得有些吃不消,不由道:“你慢些,别那么快,我跟不上了!”


唐昊的脚步一顿,手紧了紧,然后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
那目光沉沉,里面掩藏着的意味看得孙翔心里一堵,忽然觉得自己理亏,一下子闭紧嘴巴,把所有没说完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。


唐昊却放慢了脚步,和他并肩而行,为他挡住了大半的冷风,然后稍微收紧了手指。虽然仍然攥得不实,但孙翔却能感觉到他温暖的掌心被汗濡湿了,有一丝滑腻,让孙翔又生出一丝茫然。


唐昊说了好几次他愿意负责,可到底为什么呢,他喜欢自己吗?


孙翔觉得心乱如麻,忽然不知如何是好,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由着唐昊带着自己走。


将军府不算很大,他们走了不久就到了前厅,孙翔已经看到了站在外面由王妃带来的婢女,不由得偏头看了一眼唐昊,总觉得他要说些什么。


却见唐昊目不斜视,像是没有感受到他的目光,让孙翔心里猫抓心一样痒,忍不住撇了撇嘴巴含含糊糊地嘟哝了几句,但到底什么都没有说出口。


与那扇门越近,孙翔的心里就越忐忑,可唐昊仍没有丝毫表示,只是牵着他,跨过门槛,然后是又一道门槛。


在孙翔已经看到了王妃的身影时,唐昊终于顿住了脚步。


他几乎是有些期待地看向他,就听见他说:“对不起,小时候和前几天都是。”


孙翔一怔,可唐昊却已经放开了自己的手,然后在他后背轻轻推了一把。孙翔踉跄地往前走了两步,下意识地回头去看。


却见唐昊背着光,五官藏进了阴影里,晦暗不明,也看不清神色。



当天孙翔离开将军府时是从侧门坐着一顶小轿悄悄走的,起轿后他打了帘子回头去看,却没看到想象中的那个人影,只能看到那扇缓缓合上的朱红色的大门。


像是将他自此拒之门外。




未完待续.


2016.9.8


大概还有两章就能完结了,我就悄悄问一句你们番外想看啥?[抹脸/]

评论

热度(101)

  1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