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四章

换花沽酒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年龄操作有,昊哥比翔翔大四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四章


朦胧的阳光透过窗纸和层层叠叠的床帷落在裹在被子里的人的脸上,变得不再刺眼,而是晕开了淡淡的色调。


孙翔紧蹙着眉,眼睛仍闭着,脸色苍白地缩成了一团,呼吸有些不稳,口中喃喃,像是陷进了噩梦中。


“不要……不要靠近我……不要……”


“啊!”他骤然睁开双眼,放在胸前的手猛然收紧,抓皱了锦被,湿漉漉的眼瞳里掠过一抹惊恐,急促地喘息着。不过片刻,梦里的情节便已经记不清楚了,但那种惶恐不安的感觉还停留在心底,让他半晌后才缓过劲来。他摸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,双眼有些无神,过了好一会才吁出一口气,肩膀骤然垮了下来。


看着眼前喜气洋洋的一片红,他有些怔然,昨夜种种几乎是一瞬间涌进脑海里,让他一下子变了脸色。刚撑起上半身,他就感受到从四肢百骸涌上的疼痛,眼前发黑,头一晕就又倒在了枕头上。


“嘶……”他倒抽了一口冷气,疼得忍不住咬住嘴唇,趴伏在床上,几乎是抖着手抚上自己的后腰。


不过轻轻一碰,强烈的抽痛感却让他狠狠拧紧眉心,那种又酸又麻的感觉让他彻底意识到那些旖旎之事并不是一场梦,而是切切实实发生了的。


眼前又浮现出那个讨人厌的男子的脸,孙翔一下子捏紧拳头,脸色发青,咬牙切齿地吐出那个名字,“唐昊……”


他突然就红了眼眶,觉得莫名委屈,把枕头被子一股脑地扫到地上,胸口剧烈起伏,良久才稳定下自己的情绪,扬声道:“握瑜!我要沐浴更衣!”


浸入热水时无力的四肢终于觉得没那么酸痛了,那舒坦的感觉让人几乎要睡过去,孙翔始终皱着的眉毛这才终于松了些许,背靠着木桶壁上,把自己肩部以下全部沉进了水里,揉搓了一把自己的脸,有些懒散却又厌恶至极地问,“唐昊呢?”


怀瑾和握瑜恭恭敬敬地随侍在一旁,正帮孙翔打理着长发。听到他的问话,两个人却都不敢开口,对视一眼,然后咬着牙小幅度地互相推搡着让对方去回答。两个人既然会被王妃派来跟着孙翔就都不是笨人,今早一进房间看到孙翔的样子就大致猜到昨晚发生了什么,再一看孙翔的表情,怎会不清楚孙翔定是被强迫的。此时她俩听到孙翔的问话,唯恐自己触怒了他,完全不敢说话。


孙翔等了片刻,见两人还是没音,不由觉得不耐烦了,直接点名,“怀瑾你说。”


怀瑾脸上表情微变,咬了咬唇,却勉力维持着笑脸,毕恭毕敬地说:“今儿早上有人来请唐将军,他就出去了。”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孙翔的脸色,却发现自己看不出什么喜怒,不由得心里一紧,把头埋得更低了,轻声道:“大概是……府里来人了。”


孙翔面无表情地沉默了许久,只觉得心烦意乱,呼吸都急促了几分。


他一方面后悔自己昨天干嘛脸皮这么薄,没有把事情真相直接说出来,莫名其妙丢了身子;一方面又是讨厌唐昊随地发情,就这样强占了他……想着想着昨夜的情事就又浮现在脑海里。他记不清那些具体的细节,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,那些纠缠翻滚,亲吻拥抱,还有滚烫炙热的地方和强势霸道的占有……


他骤然红了脸,突然伸手往前用力一推,像是要把某个人有力的身躯推出脑海里一样。


只听“哗啦!”一声巨响,大泼的水扑出了浴桶,一下子打湿了地面。


“世子息怒!”两个丫鬟顿时跪下,低垂着脑袋不敢说话。


孙翔胸口起伏不定,死死咬着牙冷冷看着眼前的摆设,过了片刻后冷哼一声,“出去。”


怀瑾握瑜不敢在此时触他霉头,行礼过后就匆匆忙忙退了出去。


孙翔一下子闭上了眼睛,只觉得疲倦万分,抱着自己的膝头把脸贴了上去。


水很温暖,却捂不热他冷冰冰的心口。


他面无表情地抚摸着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,那些被吮吸出来的红痕落在白皙的皮肤上,在昏暗的室内显得格外颓靡,轻轻触上去还有细微的刺痛感。


他忍不住咬住自己的嘴唇,忽然猛的把头埋进了水里。


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远离了,只有隐隐约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像是有人在说话,却听不清在说些什么。


孙翔看到无数泡泡在眼前浮起,把自己包裹着围在中间,忽然就忍不住笑了。那些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大滴大滴地落下,汇聚进同样温暖的水里,却看不出一丝半点的痕迹。


唐昊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。


“孙翔你干什么?!”


他又惊又怒,两个大步跨上前手一伸就把孙翔从水里捞了出来,然后一把抱进怀里,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,“你他妈的在干什么?寻死吗?我告诉你我不准你死!”


他声音里的急促与慌乱显而易见,让孙翔恍惚了一瞬,然后就觉得眼前发黑,捂着胸口剧烈地咳了起来。


其实他本来还没什么,被唐昊这一扯反而呛到了水,按着自己心口咳得撕心裂肺,一时间眼睛都红了,鼻子里进了水,酸酸的让他想吐,一双腿都是软的,只能无力地靠在唐昊怀里。


唐昊也不顾他浑身湿漉漉的打湿了自己的衣物,紧张地把孙翔圈在怀里拍着他的背,有些笨拙地帮他顺气。


好半天孙翔才觉得稍微好一点,醒过神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推开唐昊。


“别碰我!”孙翔一把甩开他的胳膊,满脸厌恶。他站在浴桶里,一只手撑在桶沿上,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脑袋,明明站都站不稳了,却还是不愿意和他有一丁点的身体接触。


唐昊看着他这模样,缓缓挑起了眉,双手环胸看着他。


“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


孙翔的语气像结了冰似的,让唐昊听得怪不舒服,忍不住皱起眉头,但昨晚之事到底是他理亏,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点了点头,然后就听见他说出一句让自己恼怒的话。


“昨晚叨扰唐将军了,从此以后,我们桥归桥路归路,江湖不见。”


唐昊一把拽住他的胳膊,拧起浓眉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“字面意思!”孙翔冷哼一声想要甩开他的手,奈何唐昊攥得太紧,甩了一下竟然没甩开,他气得去掰他的手指,“你放开!不要抓着我!”


唐昊却紧紧扣着孙翔的胳膊不放,沉默一会后道:“……昨晚是我不对,但我真不知道这些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
“不需要你负责!”孙翔看自己挣不开,干脆也不再挣扎,冷笑着看着他,“记住,你是我姐夫!”


被他这么一说,唐昊也被激起了火气,话像倒豆子一样脱口而出,“孙翔!别忘了我们已结了金玉之契!你这辈子都离不……嘶!”


“砰”的一声,孙翔骤然送出了一拳,正中唐昊脸颊。唐昊完全没有防备,也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出手,被狠狠打得侧过脸去。然后他似乎是呆住了,一时间什么动作都没有。


“滚出去!我不想看到你!”孙翔呼吸急促,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,用力得指节发白,手背上青筋暴起。这一拳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,连骨节都隐隐作痛。


唐昊却在这时转过头,抬手抹了一把破裂的嘴角,冷冷看着他,“好,好的很孙翔。”


孙翔心头警铃大作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抬手挡在自己胸前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
可他自幼娇生惯养,又怎能匹敌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唐昊的力气与速度。唐昊不费吹灰之力就揪住了他,然后把他一把扯进怀里,滚烫的唇舌就压了下来。


血腥味霎时在口腔里蔓延,伴随着唐昊浓烈的气息,孙翔剧烈挣扎了起来,捶打着唐昊的胸膛,却被唐昊反剪住双手,然后打横抱出了浴桶,大步流星地往内室走去。



不过就一点点肉渣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






未完待续.


2016.9.7

评论

热度(88)

  1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