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二章

换花沽酒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二章


其实唐昊从进入房间的时候就闻到了飘在室内的淡淡的香味,那味道像是蜂蜜,让他莫名其妙地有些燥热,但他并未往孙翔身上想,还以为是房内换了一种熏香。


但刚才情急之下搂住孙翔的那一刹那,甜腻的味道像是忽然燥了起来,猛然间变得强烈,让他都晃神了一瞬,然后又狠狠打了个激灵,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,似有一股热流蹿到下腹,就连头皮都隐隐发麻。那香甜芳馥的气味确确实实是从孙翔身上传来的,淡香味如同小钩子般吊住他的心,挂在在半空中,晃得七上八下,让他坐立难安,恨不得吻住眼前这青年的柔软唇瓣,仿佛这样才能压住那颗蠢蠢欲动的心。


虽然下一刻他就压下了这旖旎的念头,可那股令人烦躁的燥热感却始终萦绕在心头,就连默念清心咒都挥之不去,以至于孙翔回过神来就听见这颇为不礼貌的问话。


这性别向来都是他人的秘密,对于他们这些上层人士而言更是被藏得严严实实,从来都不会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,公之于众。话刚一出口唐昊就后悔了,可就见孙翔僵硬了一瞬,然后用力挣扎起来,“是又怎样?你放开我!”


唐昊下意识地松了手,孙翔一旋身就站了起来,捏紧拳头警惕地看着他。


“你何时知是我的?”


唐昊抬起头仰视他,眼神似笑非笑。孙翔莫名地就觉得心里不舒服,忍不住咬了咬牙。明明自己才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个人,但唐昊这眼神却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他审视着一般,无端就矮了一头。


他刚想说些什么提升一下气势,唐昊却开口了:“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了,你姐姐我也是见过的,哪有生的这般高。”


“那你都知道了?”


“知道什么?”唐昊浓眉一皱,听孙翔这话,莫非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?


“就、就是我姐姐她……”孙翔的话戛然而止,唐昊仍不知所以地看着他,他却烦躁地挥了挥手,心知这个人定然还不知,是自己想多了而已。“罢了,明日我父王会和你说的。”


唐昊不语,只是定定地看着他。孙翔却不理睬他,转过身自顾自地卸下身上零零碎碎的饰品,随手掷在梳妆台上。


将身上挂着的那些零碎和发簪钗子全部都解下后,他刚想继续脱衣服,手却忽然一顿,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唐昊。


那人目光灼灼,眼睛里却是一些他看不懂的情感。


他的手顿时僵在那里,过了片刻却还是放下了,走到床边脱了鞋袜,然后爬到床的内侧,掀了被子躺下。


“我累了,睡觉吧。”他面对着墙壁说,心道:雨露期你可要争点气,今天一定不要来,要来也一定要明天再来,明早就可以问怀瑾握瑜拿束情液了,她们身上肯定有带。


想着想着他困意就上头,他今天累极,不过片刻后就迷迷糊糊起来,只是他背对着唐昊,没看到身后那人一瞬间幽深起来的眸色。


孙翔自是不知今日他有多艳丽。


他本就生的极好,因自幼体弱而显得柔软,因年少轻狂而显得张扬,因出身高贵而显得骄傲。一张脸艳若桃李,可最好看的却是他那一双眸子,灿若星辰,黑如点漆,眼角微微上挑,略带邪气,就算不笑都带有三分艳色。


此时他身上喜服未除,就这样和衣睡下,长及膝弯的乌黑长发如匹练般散在大红色的锦被之上,只露出一小段莹白的颈项,让唐昊不知不觉呼吸就急促起来。


那本来已淡了些的蜂蜜味仿佛在一瞬间又浓郁了起来,如浪潮般涌上来,勾起身体中的欲念。唐昊用力握了一下拳,然后伸出手扣住孙翔略显瘦削的肩膀,把他翻了过来。


孙翔顿时皱起眉,仍有些迷糊,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,就见一张放大的俊颜。


他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一半,可“放肆”二字含在喉咙里还未发出就被眼前男子堵住了唇舌。属于乾元的强烈气息一瞬间包裹住他,让他顿时像是溺进了深海里,还被一只手拉住不断地往下沉。


所有的一切都在远离,他沉得越来越深,离海面越来越远,只能看见那象征与天空的分界线变成了一片浅色的玻璃,然后忽然就看不见了。


他有些慌,却又有些茫然,一种难以形容的痒从身体里传来,像是被蚂蚁噬咬,却不觉得疼痛。身体越来越烫,他喝醉了酒般迷醉着,麻痒的感觉在那不可说的地方变得越发强烈,他有些无措,遵循着本能不安分地扭动起来。小腹处烧起里一团足以焚烧理智的火,让他头脑发热,唯有贴近眼前这个男人才可得到救赎,才能熄灭那团火。他忍不住圈住唐昊的脖子,主动凑近了回应起这个吻,甚至还抬高了腰迎上去,把自己送进了他的怀里。


下压的唇舌被顶回了嘴里,柔软的舌尖像是走进了异国,热情而大胆地勾着伴侣旋转跳舞,技巧纯熟,一点不见生涩。


唐昊眼里划过一抹异色,却忽然想起孙翔自幼长在京城,声色犬马,什么花样没见过,或许还亲自试过。这个认知让他不由得有些恼怒,捏住这人的腰的手也不自觉重了些。


“唔……”孙翔一皱眉,发出黏腻的一个鼻音,抬起腰蹭了蹭他的下身。


唐昊的呼吸都乱了几分,扣着他腰肢的手掌也往下滑,从那艳红的裙摆底下探了进去,隔着衣物却感觉触及一片湿濡。


坤泽柔韧的身体已做好被进入的准备。





未完待续.


2016.9.1


千fo啦,谢谢大家喜欢!群么么


就不开点文了,开个点梗好了,在评论里留下你想要看的梗,我会选几个加进这篇文里!


爱你们❤

评论

热度(107)

  1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