哼哼

双花喻黄一生推!

【阴差阳错/昊翔】第一章

换花沽酒:

唐昊×孙翔


古风ABO+一波三折的狗血恋爱


昊A翔O


设定:
A:乾元
B:和仪
O:坤泽
标记:结金玉之契
生殖腔:虚阴
抑制剂:束情液
发情期:雨露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章


孙翔面无表情地坐在铺着大红锦被的床上,略显纤细的背挺得很直,一双手规矩地摆在膝头,却是紧紧握在了一起。盖头随挡住了他的视线,却不阻听力,从远处传来的隐隐喧闹让他蹙起了眉头,手握得更紧了些。


站在一边的丫鬟似是看出他的烦躁,静悄悄地走过来,压低了声音俯在他耳边,说:“世子,看来将军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了,要不奴婢服侍您先更衣歇下?”


另一个丫鬟却是打断了她,“怀瑾你说什么呢?王妃讲的都忘了吗?要叫‘小姐’!”


名叫怀瑾的丫鬟有点委屈地撇了撇嘴,刚想反驳却听孙翔开了口,“别吵,我烦着呢!”


两个丫鬟顿时都收了声。


想着一时半会酒席大概还不会完,那个男人应该也不会进来,孙翔从送入洞房的那刻起就始终僵硬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点。紧绷的肌肉一松懈顿时就传来隐隐的酸痛,锦被下还凹凸不平,硌得他屁股痛。孙翔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,然后把盖头撩起,扫视了一遍周遭的环境。


房间的窗棂都被漆成了红色,窗户上和墙上贴满了窗花和剪纸,图样不是石榴就是抱着鲤鱼的娃娃,一旁的香案上还供着一尊送子观音,两侧燃烧着一指粗细的红烛,暖色的光晕让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。放眼望去满目皆是铺天盖地的喜庆的红,可孙翔看着却半点没有喜悦的感觉,只是在心里悄悄埋怨自己不服责任的姐姐。


这桩婚事本是由皇上赐的,结亲二人是他姐姐和呼啸少将唐昊,可他家姐不愿嫁与唐昊,昨夜竟趁王府警戒稍微松懈而逃婚了!只留下一张字条,说是与人私奔。


这一来,恭亲王府顿时乱了套。堂堂郡主与人私奔,这等事要是漏了一点口风出去可就让天家颜面大损,特别是这婚还是皇上亲赐的!最关键的一点是,边境战事频生,恭亲王作为主将打了几次胜仗,凯旋而归,朝中声誉极高,隐隐有功高震主之势。这段时间皇上对恭亲王本就十分警惕谨慎,这事情要是漏了出去,可不就是一个发作的由头!


整府的人急了半宿,竟然想了个馊主意出来——把世子孙翔送来成婚,再与唐昊商量,对好口供,到时两家就对外声称郡主薨了,然后再把孙翔接回来。


于是,孙翔在半夜里被人摇了起来,梳妆打扮成他姐姐的模样然后送上了花轿。


这个过程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,对于这件事孙翔是很不情愿的,特别是大半夜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,起床气让他一整天都摆着个臭脸。他这牛脾气一上来,八匹马都拉不走,恭亲王妃把自己这个心肝搂在怀里,好说歹说劝了他几个时辰,期间泪声俱下不止,还加上了威逼利诱,他这才不情不愿地点了一下头。服侍的下人连忙给他换上了喜服,梳妆打扮,最后盖上盖头送入了花轿。


喜服原是准备给他姐姐的,裙子穿在他身上短了一截,好在少年还没完全长开,身姿纤细,倒也不会显得太突兀,只是看起来比一般女子高挑了些,一路上遮遮掩掩,最后倒也顺利地和唐昊拜了堂,送进了洞房。


一想到自己和一个不熟悉的男子拜了堂,孙翔就觉得烦躁,站起来扶着腰在房间里走了几圈,舒展舒展筋骨。这一整天他为了保持仪态,无论坐、站、跪都挺直着腰背,此时累了个够呛,从早到晚又滴水未进,不由觉得肚子饿了,吩咐道:“握瑜你寻点吃食给我,我饿了。”


刚才打断怀瑾的丫鬟脆生生地应了一声,福了福身,刚准备退下去,却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而来。


房内三人脸色顿时大变,孙翔呼吸一滞,连忙三步并两步走回床边,刚坐下,把盖头往下一拉,堪堪盖住脸时房门就被人推开了。同样身穿大红色喜服的唐昊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,然后就看到了端坐着的孙翔。


他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,看着那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时脸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,然后挥挥手让两个丫鬟免礼,“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
怀瑾握瑜担忧地看了一眼孙翔,却只有恭敬地退出房间。


唐昊沉默地看着孙翔,没有动作,孙翔只觉得这个男人的视线锋利而尖锐,滚烫似火,像是穿透了盖头看到了他的脸,不由得觉得脸颊发烫,咬了咬牙,却还是一声不吭。


两人无声地僵持了一会,率先有了动作的是唐昊。他朝着孙翔一步步走来,每近一步,他身上的气息仿佛就浓一分。


是一种很清新的茶叶味,可孙翔的脊背却不自觉地僵硬了,连忙闭上眼睛算了算,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雨露期似乎……就是这几日。他顿时想要从衣袖里摸出自己随身带着的药,可还没动作就顿住了,他穿着的是他姐姐的衣服,那些小巧的瓶瓶罐罐自然不会在袖袋里。


唐昊已经走到了他面前,一低头就能从盖头的下方看到他的靴子,上面的图样是用华丽的金线银线和五彩丝线绣的五福。而头顶上方清晰地传来他的呼吸声,吸气吐气间,属于乾元的强势的气息笼罩着孙翔,让他不由觉得心烦意乱,纤直的手指搅在一起,陷入了一种焦躁的情绪中。


然后这个男人就出乎意料地掀了他的盖头,没有用秤杆,就这样用手揭开了,轻而易举却又坚定不移,猛的一掀,仿佛是猛的揭开了孙翔身上的伪装。


“你干嘛?!”孙翔立刻推开了他,可刚一站起来却觉得眼前一黑,头晕目眩,脚下一软就往前扑去。


好在唐昊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胳膊,往怀里一带。只是等孙翔觉得眩晕过去睁开眼的时候,就发现唐昊坐在床上,而自己……坐在唐昊的大腿上。


他顿时红了脸颊,推着唐昊的胸口,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


唐昊却没有回答他,只是皱起了眉,收紧了手臂,嗅到空气里那一丝淡淡的气味,“孙翔……你是坤泽?”


仿佛是“轰”的一声巨响在脑内炸开,孙翔全身僵硬,一动不动,连表情都僵住了。


这个秘密,终于被人发现了。




未完待续.
2016.8.31
暑假的最后一天来一发更新,大概3w字完结吧。。。

评论

热度(129)

  1. 哼哼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orl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